中耀加糖w

这里浮若/慕斯,主混APH圈/橡皮章圈

萌朝耀/快新,妥妥耀厨一只
略微cp洁癖所以不逆不拆抱歉

垃圾小透明文手一枚(〃▽〃)
偶尔产出几枚惨遭假手祸害的渣章

总之很高兴认识你。
今后也请多多指教,不胜感激。

家规(朝耀日常向/年龄差/拖欠已久的50fo点梗)

家规

*高亮,噗梓快看我快看我我写糖了(●°u°●)​ 」泥萌快夸我夸我!
*一天之内赶出来的?质量可能有点不堪入眼别介意QAQ
*日常向,朝耀10岁年龄差
*伪·父子乱伦
*如果这篇满80我就连产10篇朝耀he

  亚瑟·柯克兰今年二十八了,儿子十八。
  亚瑟的儿子姓王,单字一个耀,今年刚满十八,就连成人礼都是在柯克兰庄园,由亚瑟亲自主持。
“咳…欢迎大家来带我的养子王耀的成人礼。”是的,养子,王耀是几年前亚瑟领养回的孩子。那一天他刚满十八,亚瑟站在庄园后花园的台上用缠绵鲜花的话筒这么说道,“希望大家对这小子对多包涵,他将走向社会,所以希望各位多多指教,哪里不对我这个‘当父亲的’已经严加管教。”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客套话,宴会很快就开始了。
  一排排酒席上放着的都是价格不菲的珍馐美味,香槟从玻璃杯搭成的塔尖倒下,淡淡的发着金色的液体在一层层高脚杯内流淌。白色的桌布没有一丝皱褶,就连桌沿下方自然摆下的锻花都好像全部出自一能工巧匠之手——仿佛都一样似的。
  那日王耀被灌了许多酒,毕竟是宴会主角。亚瑟想挡王耀却不让他喝,毕竟亚瑟酒量低、酒品也不是特别好,相比之下王耀不知道是家族遗传还是怎的,素有千杯不醉的称呼,即使真被灌醉了,也不至于四处乱闹,闹完以后第二天喝断片记不起来。
  宴会结束后送走了宾客,亚瑟架起倒在桌子上快要昏昏欲睡的王耀往屋里走。今晚的王耀格外不老实,即使被亚瑟架住了胳膊,双手也不安分的扒拉着,一会摸摸亚瑟的脸一会怼怼亚瑟的肚子。
  “小祖宗诶你老实点。说实在的,伙计,我觉得你现在必须要去休息了,除非你明天想头昏脑胀的起床的话。”亚瑟被王耀压的连走道都歪歪扭扭的,他一边拖着王耀以防他跌倒一边小声抱怨着,虽然始作俑者可能听不到,“BAKA你喝不下了不会推脱的吗,都成年了还喝成这样,这样可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啊……”
  好巧不巧王耀偏偏听到了最后一句话,他不满的皱起眉毛噘了噘嘴,脸色微红,踮着脚凑到亚瑟脸庞前,他一把扯下自己低马尾上的红色发带然后小心的折起来塞到亚瑟兜里——那发带是亚瑟初次见他时送他的。
  “送你哒,这可是我最宝贝的东西,死眉毛你给我保管好啊……”王耀拍了拍亚瑟刚揣进了发带的裤兜,“你啊,总念着什么绅士风度,跟个老古董似的……”王耀赖在亚瑟身上,小幅度的渐渐向下滑,亚瑟见状赶紧一把捞起。
  “好好好,我古董,小鬼你快去睡觉。”亚瑟突然想起刚见王耀时的样子,那时王耀才十三,小小的,瑟缩在福利院大厅的小角落,小脸脏脏的,比现在还瘦,“那么小先生,请收拾准备休息吧?”亚瑟轻声说着,边说边抱起王耀朝屋里走。
  “我、我不去……”王耀推搡着亚瑟的胸膛,看样子很是抗拒亚瑟的提议。
  亚瑟赶紧搂紧了王耀,别误会,他只是害怕王耀自己把自己推下去,自己才没有很享受。话虽如此,他自己怎么想的,谁又知道呢。

  清晨的阳光顺着红褐的厚重的窗帘溜进来,王耀揉揉眼睛、抻了个懒腰,他现在脑袋疼得要炸裂,零星可以想起昨晚发生的事,可具体的怎么想也记不起来。
  首先他要知道他发带哪去了。
  嗯……找不到啊……该死的他昨晚到底干了什么……
  他只得重新拿了一条发带,然后念叨着那条红色发带念叨了一早上,毕竟那是他自己说的,最宝贵的东西。
将屋子里翻了个底儿朝天也没找到的王耀失望的收拾收拾洗了把脸,打算下楼吃早饭。他拂过漆着深色漆的复式铁扶栏,透过脚下一尘不染的深红色地砖,毫不夸张的说,他甚至可以看到他自己——毕竟柯克兰庄园的卫生都是天天有人打扫的。
  墙壁上刻着大理石立体雕花,有几处平整的地方画着西方文艺复兴时期的油画,就连柱子上都是光滑平整的红色漆面。转角处会放置一个小茶几,上面通常摆放着鲜花——它们始终是开得最艳丽的。
  王耀不是第一次来到这里,毕竟这里是他住了五年的家,可他又是第一次这样仔细的打量这所庄园,就连他第一天来时还只是被兴奋冲昏了头,只顾着到院里疯玩了。
  他踏着深棕色的台阶向楼下餐厅走去,佣人小姐们穿着黑白格调的女仆装谨慎小心的工作和穿走,每当他路过时小姐们总会转过头来微笑着点点头以示礼貌。
  他一直很感叹柯克兰庄园里的各种条令规矩,亚瑟似乎并没有强迫他遵守,但他心中自然是敬畏的,再说从今天起他也算个成年人了,也就照着繁重的条令做了。

   “1.走路时要小心,要端庄绅士,挺胸抬头,不能大喊大叫匆匆忙忙。”
  王耀不止一次这样做,他小心的踏着脚步,轻的仿佛羽毛落地一般,他挺胸抬头,努力做好一个让他的“养父”满意的绅士。

  “2.看见佣人们要问好,即使他们可能没有你的富贵,但他们是在为你服务,作为一名绅士,你有义务尊重他们。”
  “哦,米格小姐,早上好。是的、是的,爱勒娃小姐,我好多了,谢谢您。”王耀微笑着,耐心的答复着每个人的问候。

  “3.对每个上门访问的宾客热情招待,如果你是一名合格的绅士,请和善的面对每个对你有帮助的陌生人。”
  “叮咚——”清脆的门铃声从大门旁的喇叭里发出,王耀赶紧快步走到电子铃前:“您好这里是柯克兰庄园,请问您是?”
  “您好,我是柯克兰先生的秘书,我来给柯克兰先生送文件。”秘书先生梳着板头,穿的是黑色西装,手中拿着一份牛皮纸文件袋。
  王耀推开门收下文件袋:“十分感谢您亲自来一趟,我会向他转达。”
  秘书说了声不用谢转身走车中然后离开。

  “4.当你的嘴里还有食物时不要说话,毕竟那很失礼。还有,要感谢为你做饭的伙计们。”
  王耀走进餐厅,亚瑟正在餐厅吃饭,白色的衬衫上一尘 不染、熨的平整。领口的徽章是柯克兰家族历代家主传承下来的族腾勋章,银制的精致的徽章上点缀上一丢丢幽绿色,上面刻着的是玫瑰花的图案,王耀不得不承认,那很适合亚瑟,或者说,好像天生为他所制。
  “耀,起来了?头疼不疼,用不用我让塞拉维给你熬点汤?”亚瑟轻轻放下刀叉,关切的问。
  王耀拉开凳子坐下,看着桌上有点泛着黑烤培根和还沾着冰碴的烤香肠,瞟了眼桌对面亚瑟紧张的眼神心里了然。他执起刀叉切了一小块培根放到嘴里,有点硬,还有点苦,大概是火头过了,王耀咽下培根,故作轻松满意的神情:“哦,上帝,这太美味了,比前几天其他几位大厨做的都要美味。亚瑟,你不尝尝么?这真是美味至极,感谢他为我做的这顿早饭。”说完他又埋头开始解决早饭。说实在的,亚瑟的厨艺实在不敢恭维,炒鸡蛋里貌似还夹杂了一点蛋壳,不过王耀知道,这对于亚瑟来说已经是个极大的进步了。
  王耀突然莫名的觉得这个听完评价后心满意、长吁一口气然后吃饭的男人更像是他的“儿子”,这就像是孩子把做完的手工作品拿给家长评价似的,任何事情都需要鼓励,即使他可能完成的并不如人意,不是么?
  王耀突然想起他刚来庄园的那天,他想给亚瑟做点什么以表谢意,他为他的养父柯克兰先生扫了屋子、做了晚饭,大概是从小就与弟妹们呆在福利院的缘故,王耀做的很好,亚瑟低下头,用那厚大而温暖的手揉了揉王耀的发丝,他微笑的告诉王耀:“干得好,男孩儿,我认为你能做到这么完美已经很厉害了。”那是他人生中听到的第一声鼓励,福利院的人大多是敷衍,若是福利院里的护工们认真对待孩子们,他们也不用巴不得别人赶紧领养他们。
  亚瑟用餐巾擦了擦嘴,然后起身朝外走,王耀也赶紧咽下最后一口面包,跟着亚瑟往外走。“哦对了,”王耀从外面的茶几上拿起那袋文件夹递给亚瑟,“这是刚刚你的秘书给你的,快回公司吧,你们公司不是还有事要忙么,那大概乱成一团了。”
  亚瑟接过文件夹揉了揉王耀的脑袋,鬓角处黑色的发丝在亚瑟指尖绕成个转儿:“干得好,男孩儿,你这个‘养子’真是越来越称职了。”
  王耀抬起头稍有不满的看着亚瑟:“别开我玩笑了亚瑟,我们只差了十岁。”
  “就算只差十岁我也比你大,耀,毕竟是我把你从福利院领养回来的。”亚瑟用拆开牛皮纸文件袋,用空袋轻轻拍了拍王耀的脑袋。
  王耀不满的嘟起嘴,但还是帮亚瑟整理着领带:“什么时候你找个女朋友我就让她管你。”
  亚瑟挑挑眉,突然恶趣味的答道:“照你这么说,我倒觉得你当我女朋友就够了啊,天天管着我。”
  王耀脸微红,微微转过头去:“别废话,看你以后结婚我不告状的。”
  亚瑟轻笑两声,他觉得这样看着王耀被他说得脸红貌似挺有意思:“那你岂不也是帮凶?谁叫你这么好,还天天在我面前晃悠。知道你昨晚对我说了什么么,我是老古董,那你是什么,小古董?嗯?
  王耀突然觉得羞耻度爆表,赶紧系上亚瑟的领带,又怕影响亚瑟勒到便往下拉拉,不过亚瑟貌似没打算放过王耀,依旧“戏谑”着王耀。
  “小古董,你最宝贵的发带还在我这儿呢,不想要了嘛?”亚瑟从裤兜里掏出那条刺绣红发带。那发带果然也是拿得出手的好东西,红色的丝绸上用金线手工绣着一条瑞龙,四周绣着小小的牡丹花,用着各种颜色的丝线和极小的玉器装点,结尾还栓着金黄色的流苏,甚是好看。
  王耀一看到自己心爱的红发带赶紧伸手去抢,亚瑟坏心眼的抬起手臂,任王耀怎么踮脚去抢也够不到。
  亚瑟低头趁王耀夺发带突然低下头:“你亲我一口,我 就还你。”
  王耀羞红了脸,低下头思考了一会,撇了撇嘴说道:“明、明明是你给我的……”
  “可昨天晚上某位已经成人的小先生又送给我了哟。”
  “我……好好好……”王耀无奈的应下,蜻蜓点水似的在亚瑟脸庞轻轻一点,亚瑟满意的点点头,将王耀挽在怀里,拆下王耀头上管家买来的发带,亲自为他绑上那条最宝贵的发带。
  “小先生,自家父亲去上班,不表示点什么?”亚瑟倚在门框上问王耀。
  “都说了我们才差了十岁啊。”王耀一直很不满亚瑟借此让他叫自己父亲的事,但不得不说,如果亚瑟做了父亲,他确实是个好父亲。
  亚瑟轻声笑笑,揉了揉王耀的头:“好好看家,耀,等我下班回来我带你去逛逛。”
  王耀点点头,送走了亚瑟,随后笑了笑,回到柯克兰庄园。

  “5.家庭成员之间互相扶持,要保持一个亲近的关系,不得互相起争执而勾心斗角。”

  今天的王耀先生也在为了成为一名合格的绅士而努力着。

-END-

突然想到一个梗,有时间就写_(:D)∠)_

无神论者朝x基督教信徒耀
(只是感觉基督教教徒比较带感qwq但总觉得耀君应该信佛教才符合设定?不过总觉得会有点违和QwQ)

时间轴定在13世纪左右?大概是西欧封建社会时期。

亚瑟·柯克兰,无神论者。由于天主教(旧教)对人们思想的压迫与束缚,有些厌恶当时所谓的“上帝(即圣子耶稣)”与“天主之母(即圣母玛利亚)”,是教会人口中的“异端”。
王耀,旧教信徒,由于家族原因受旧教的思想残害,对教会深信不疑。和当时的其他信徒一样,认为不服从教会及罗马教廷教义思想的人理应收到神明的惩罚。常穿着一身圣服以示“对神的敬意”。

  亚瑟的家族是一个传统古老的家族,所以祖辈上下都是信奉国教(旧教)的,唯独亚瑟这个当时人们眼中的“熊孩子”拒绝信奉国教。
可惜家中长老说了“我们能有什么办法吖,我们也很绝望啊。孩子不喜欢总不能逼他吧。”于是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以为到了亚瑟成年自然会成为教徒,而亚瑟成年以后也知道什么情况了也就不敢多表示,毕竟叛逆什么的心里说两句也就算了,太猖狂是要挨火燎的。
  有次亚瑟去教堂周围闲逛,偶遇正在吟唱《圣经》的王耀,上去搭了个讪聊了几句,然后就应证了那句歌词“只是因为在人群中多看了你一眼,从此再难忘掉你容颜。”于是亚瑟暂时忘记了自己的立场天天找王耀唠嗑。
  王耀是耶稣的“死忠粉”,妥妥的天主教徒,但发现自己于亚瑟交往的日子里自己变得有些奇怪,于是有些想远离他一点。
在一次交流中亚瑟无意中向王耀透露表示自己是个无神论者,王耀出于情谊全亚瑟信奉天主教,最终二人大吵了一架不欢而散。
  亚瑟情绪激动脑子一热,一把火烧了王耀平时总去的教堂,教会的人抓住亚瑟,并判决将亚瑟这名“异端分子”于第二天处于火刑以平息上帝的怒火。
  亚瑟行刑之日王耀赶去,发现自己喜欢亚瑟的事实,迂腐的封建思想终于有所撼动。可惜为时已晚,亚瑟已经被囚禁在火刑柱上被熊熊烈火化作一团灰烬,一场异端分子与正统思想人士的可笑的爱情就此结束。

然后这只是个梗,如果时间允许的话我就码出来|・ω・`)于是不出所料果然还是BE呢啊哈哈……
如果噗梓问你们我去哪了千万别告诉她,我会被她双删拉黑再见的('◇'`)
机智可爱的眉毛子在我的笔下又一次光荣殉职真是万分抱歉……英厨别打我嘤嘤嘤我真的是爱着眉毛子的♡(ŐωŐ人)

占tag点梗

哇(´∇`)粉丝破50了诶,于是小天使们随便点梗哟ww我挑个中意的写出来(〃▽〃)
虽然比起其他大大破百破千的就破个50还有些不好意思(╥ω╥`)不过好歹是进步嘛qwq……
其实就是没好梗了过来求梗_(:з」∠)_he还是be随意hhhhhh虽然大概会写成be,不过小天使要求的话我还是会努力写he的QwQ
然后感谢支持,虽然只有51但我已经敲满足了(*´﹃`*)

我的(假)物理老师们

耀君篇奉上诶嘿ヾ(@゜∇゜@)ノ

3.王耀篇
    “好啦好啦今天我们学习一节中考大概不会考、所以随便讲讲、随便听听懂了就好的一节课——安全用电。”王耀刚从楼下跑上来,还喘着气。大概是楼下物理组那两个教初二的老师又打起来,王老师去做和事佬了。
    “老师老师,既然中考不考我们干嘛还要学呐?”讲台下一同学举起手,嚷完全班一阵哄笑。
    “嗨呀这个……”王耀好脾气的挠了挠头,“可是期中期末一摸二模总归是要考的嘛。”
    他又在黑板上刷刷写下几行班书:“众所周知,安全用电一直是我们从小就被教育的是,那么我们今天研究的不是教你们‘怎么好好活着,别作死’,而是研究触电漏电的原理。”王耀一边点着黑板上的粉笔字一边翻开了书。
    王耀讲课总是最易懂的,他总是能举个接地气儿的例子然后耐心的给你解答所有问题。
    包括亲身示范。
    “那很多同学就怀疑了,书上说的也不一定对吖,怎么都是碰了,怎么垫个东西就没事了呢?不要疑惑我来给你们示范一下你们就信了。”王耀说着点了点黑板上的两个示意图,然后蹦哒蹦哒溜下讲台,从门口随便拽了个椅子又垫了层塑料板在上边,然后站了上去“诶呀,人生头一次用这么高的视角俯视你们,还真有点小激动,这样一来我比伊万都高了。”王耀说着还点了点脚尖抻着脖子想让自己更高点。
    他又从兜里掏出一串钥匙,对准墙上的插座孔毫不犹豫的怼了进去。
    “你们看,没事吧,你看你看我再插出来,我再插进去,插出来,插进去……”他站在椅子上弓着腰,说着让钥匙在插座孔里来来回回的怼进去抽出来。
    不知不觉一节课过去了,这节课勉强也算是讲完了,今天的王耀老师依旧是如此平易近人、亲切可爱、耐心善良。
    好像没有哪里不对。

死若秋叶(朝耀清明贺文)

丧心病狂的我来写篇清明节的贺文(〃▽〃)
才不是因为有理由光明正大写BE呢_(:D)∠)_
我是亲妈,相信我hhhhh

死若秋叶(朝耀清明贺文)

王耀一觉醒来已经快九点了,这在他的生物钟里可是少有的。

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额头泛着冷汗,看来做了个噩梦,想到了什么不愉快的事。他拽过旁边的熊猫布偶抱在怀里,抹了把汗撑起身子翻了页日历——四月四日,清明节。

看起来这与他貌似没什么关系,他呆愣的坐在床上缓了一会,起床洗漱、吃早饭、窝在家里看玛丽苏电视剧,不过就是个为这位工作狂准备的放松一下的假期罢了。

王耀已经在家里窝了一个上午了,沙发快被他坐出个印,他看了看点儿然后放下零食洗了把手去衣柜前换衣服,今天他跟亚瑟约好了去约会。

衣柜快被翻了个底儿朝天,王耀就是没找到亚瑟第一次送他的那顶英伦风、插了根羽毛的黑色礼帽。

那是他们第一次约会时亚瑟送他的,他并不经常戴它,也就是一些人多盛大的场面人们才能见到那帽子的踪影。王耀十分宝贝那顶黑色的礼帽,除了十分要好的朋友他几乎不会让其他人拿到手。

他还记得那天约会他们去了一个小街,街边开满了玉兰花,还含苞待放,零星的几朵已经开了。花瓣洁白如玉,花蕊淡紫点缀,香气远播,沁人心脾。

王耀带着那礼帽牵着亚瑟走在街上。来了一阵风,深褐色的发丝微微扬起,黑色的礼帽被风翘起向不远的上方飘着,被路旁的玉兰花枝挂住。

王耀弯着眉眼轻笑着,开着玩笑:“这花苞还未绽开就已被亚瑟你的礼帽赏了个遍,这帽子还真是赢在了起跑线上。”

亚瑟走向前伸手摘下那帽子,重新为王耀戴上,又帮他理了理鬓角两侧的碎发:“活着时应争取美好,逝去时像秋叶那样,归根落叶,从哪里生便回到哪里。不必轰轰烈烈,此生幸福已享受过,便没什么执念了。”

“听起来有些像恋家,很不错的想法。哦,等等,那你还真是念旧。”王耀打趣道,他指的是亚瑟之前交过几个前女友的事。

亚瑟自然知道自家恋人指的是什么,他轻轻托起王耀的下巴,动作十分轻柔,眼神温柔的就像在注视着他的珍宝:“你知道的,耀,我不恋家,只恋你。”

王耀笑着也捧着亚瑟的脸:“是啊,我知道,因为我也如此。”

玉兰花开,微风拂过,恋人相拥相吻。

王耀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摇了摇头,重新扎了把马尾,将脖颈里那红色的头绳缕出来,套上件黑色的风衣便出了门。

“那是我与亚瑟第一次当街拉手的地方。”王耀坐在出租车里朝目的地出发,路上不断朝两旁街道打量,一路都是往昔的甜蜜。引起了王耀注意的是这么一条嘈杂的车水马龙的街道,两旁都是现代化气息浓厚的店铺,服装、首饰、日用品,商品琳琅满目,也怪不得这街道人流络绎不绝。

两人腼腆的并肩同行,一路上都沉默不语。一小伙儿急急忙忙的从王耀身边跑过,不小心撞到王耀,亚瑟微微扶住他,王耀也只是说了句谢。

手背微微相碰,二人红着脸急忙躲来,良久,亚瑟犹豫了一下,轻轻握住王耀的手。王耀抬头看他,亚瑟红了脸撇开头,王耀轻笑两声,反手也握住亚瑟的手。

身旁依旧是小商贩们叫卖的声音,偶尔还有杀价的女声。世界仿佛只剩下两个人,腼腆的接触着对方,害怕碰到对方的底线,小心的维互着对方的尊严。

那种名为喜欢的感情早已破土萌芽,在温室的花棚下小心的生长,娇嫩得让人害怕夭折。心中那朵名为爱恋的花儿被用心底的感情无私浇灌,红色发紫,正值花期。

“耀,我喜欢你,在一起吧。”那声音仿佛还在昨天存留,每每路过街边的花店门口,王耀都会想起亚瑟当时的告白。

那日晴空当照,他俩走在这条街上,亚瑟莫名的有些紧张,捏紧了衣角,跟在王耀身后。王耀举着杯饮料四处闲逛着,突然在一家花店停了下来。

“亚瑟,你看,买几束花给我俩的公寓装点怎么样?”王耀指着一束满天星转过头对亚瑟说道,那时他和亚瑟正在合租。

亚瑟加快了脚步追上王耀,弯下腰来看着地上摆放的一束束鲜花。

“老板,来两束满天星,”亚瑟转头对老板讲道,“还有一束玫瑰。”

老板将满天星和玫瑰递给亚瑟,王耀见状打趣道:“眉毛子难道是看上了哪位姑娘打算去告白?”

只见亚瑟拿着鲜花单膝跪地,将那束玫瑰递到王耀身前:“是啊,喜欢上了一个人,但不是姑娘,是我室友。”

车子离目的地越来越近,路上已经没什么可值得回忆的,王耀突然感觉眼眶有些湿润,他连忙抹了把眼角老实的坐在座位上等着出租车停下。

车最终在一片园林前停下,王耀付了钱匆匆下了车。

那园林绿树成荫,环境优越,王耀朝着一个方向走去,仿佛早已来过上百遍了。

他终于停了下来,在一冰冷的墓碑前停了下来,那墓碑上花体烫金英文刻着一行字“Arthur·Kirkland”,亚瑟·柯克兰,王耀此次出行的“约会对象”。

“去年的这个时候,你应该还在的吧……”王耀蹲了下来,轻柔的抚摸这墓碑上照片里亚瑟英俊年轻的面容,用指尖感受着石碑上的每一处凹陷与突起,“这个时间你应该在和我喝下午茶,我会故意说你做的蠢事,你会一脸羞红的叫着‘baka’然后翻过来掀我老底。”

王耀歪着头嘴角微扬,那笑比哭还难看,王耀皱着眉想忍住眼眶中溢出的泪水:“亚瑟,我…我答应你了,即使你不在了,我也会好好的、好好的活下去。”

他扶着那墓碑,手掌不自觉的用力,指尖攥得发白。“可是、可是……”他瘫坐在地上,低着头,再也忍不住泪水的涌出,“可是我,还是好想你……”他说话声越来越小,取而代之的是低沉的啜泣的声音。

“你说你想当你死后落叶归根,我便将你安葬在了这里。从公寓走来的这一路上,到处都有我们的回忆啊……先是看到了栽着玉兰花的街道,你还记得吗,那是你送我这顶帽子时我们去的地方,你还说你想死后并无执念,只想回到开始。”王耀说着抹了把眼泪摸了摸头上的帽子。

王耀抽了抽鼻子,抑制住眼泪,用尽量平稳的音线接着说道:“然后又是那个人来人往的街道,你知道吗亚瑟,哪里、哪里现在依旧很热闹。那是我们第一次当街牵手的地方,也是那一次,我认定你就是我生命中的那个人。”

“还有那里,那家花店,那儿的满天星又上有了,回去的路上我再买几束。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喜欢我,我才不信一个平常的舍友会照顾我一晚上不合眼;会为了我想吃包子的心愿骑自行车跑到好远的地方,只为了为我买到我想吃的那家包子;我也不相信,一个普通的舍友,会在他临死前对我说忘了他……

“我特意把你安葬在这里,因为从公寓走来,沿途的风景就像是倒放的影带,这里便是落叶飘零,最后腐烂于树根之下的地方。

“你什么时候回来,公寓里现在就剩我一个了。我、我好想你,别留我一人在世间存荡……”王耀将头低的更深,哽咽的几乎要说不出话来,手忙脚乱的抹着脸上的眼泪。

墓碑后一灵体飘荡在空中,忧伤的看着这一切,附身抱住王耀,却穿透了他的身体:“…我又忘了,我已经死了……耀,别哭。”

那花儿花期终止,悄然谢去,只留秋叶于世间飘荡。可惜夏花终谢,秋叶终逝,再漂泊的枯叶也最终会凋零腐烂于泥土之下,作为树顶上花儿的肥料。

那灵体目送着王耀远去,低头摸了摸自己的石碑,又看了看自己半透明的手,惨淡一笑:“阴阳两隔了啊……”

一阵风吹过,墓碑后再无灵体,一年、两年、十年,就算是上百年怕是也不会再出现,墓碑上偏下方的一行字上的尘土被风吹拂,留下一行英文赫然刻着: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

生如夏花之绚烂,死若秋叶之静美。

-End-

旧房子楼下的桃花开了,忍不住用手机随便拍了几张。
『桃花夭夭,灼灼其华。』

我的(假)物理老师们

好啦伊万篇的来啦www
依旧是因为马老师╰(*´︶`*)╯
啊不过他是用了隔壁班的扫帚.._:(´_`」 ∠):_ …

2.伊万篇
    “好啦,现在大家和露西亚一起画这个力臂哟~”伊万依旧笑眯眯的、和那样软糯的嗓音,“露西亚不想看到有同学在底下窃窃私语哟,koru~”
    说完他转过身去,底下一片安静,与隔壁初二二班的欢脱气氛形成鲜明的对比。
    “嗨呀,你们三班没有直尺呢。”伊万在讲台周围找了一圈都没看到那黄色塑料的教学专用直尺。
    他转身出了教室,随后就听隔壁阿尔老师的一声尖叫还有暖气管子“滋滋”冒水的声音。伊万走进教室,笑眯眯的,举着一根还沾着点水珠的水管子:“好了不要管那只死胖子了,来和露西亚一起画力臂啦~”他说着转身啪的一声将水管拍在黑板上,一边讲解一边画着力臂。
    可、可是伊万老师,隔壁的水都快流到我们班了诶!要不是同学拦着阿尔老师你俩还会打起来的诶!
    _(:з」∠)_……果然还是个假老师的吧……?

我的物理老师们(由真实事例改编)

我的物理老师们
(由真实事例改写)

写几篇小段子以纪念我逗比的马老师╰(*´︶`*)╯
联五系列近期都会放出还请耐心等待www

1.阿尔篇
阿尔弗雷德·F·琼斯,初二二班物理科任教师。
“你们还没懂吗。”阿尔皱了皱眉,转过头伤脑筋的看着黑板上“摩擦力”几个字下的板书,往日挺立的呆毛有些耷拉下来。
“啊有了,打个比方,”他兴奋的说着,音量不自觉提高了几分,跑到讲台上拍了拍手吸引学生们的注意力。
阿尔手心朝下,举到自己眼前。“比方说hero手心里长了一个水泡,”他又随手从讲台上拿起一本物理书放到自己手下“现在hero手下有一块铁板。”
看学生们满脸不解,阿尔好像很满意似的继续讲道:“然后假如说这个铁片‘咻——’的蹭过去~”然后他将物理书在手下飞速滑过。
“你们说万一hero的水泡蹭坏了里面的脓水朝哪流?”阿尔问道。
学生们憋着笑说着答案,然后看着自家物理老师叉着腰骄傲的说道:“NAHAHAHAHA~hero我果然是hero——hero再一次拯救了大家——”
我大概……遇到一个假物理老师?

然后放个本子和钥匙扣的实物图,正式销售链接及详细内容请戳头像见上一条,有劳各位www

正式销售占tag抱歉

大家期待已久的正式销售终于也来啦(*°∀°)=3

废话不多说,大家都懂我的套路w
w黑塔利亚好茶组同人本《剪忆》正式销售开始,价格稍有上涨还请见谅。
本子38/本,钥匙扣12/个,低利润不包邮
由于这次是加印所以可能发货会稍微晚一点,还请耐心等待ww
地址一

地址二

最好是买地址一的,方便统计w

地址二是担心地址一打不开设置的